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北京瑞丰达文化艺术

-----品画 赏画 品文化 赏艺术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立足于文化产业的开发,以弘扬我国传统文化艺术、促进书画艺术市场的繁荣和规范为经营宗旨,推荐中青年艺术家,培育收藏群体,竭诚服务社会。    宗旨是“以诚信赢得客户,,以真品成就市场”,为广大书画收藏爱好者提供较良好的书画交流平台,以提高收藏家的鉴赏水平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吴冠中《文心画眼》文图系列----6  

2014-05-18 22:23:56|  分类: 中国画-昊冠中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吴冠中《文心画眼》文图系列(6)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《墙上秋色》 墨彩 1997年作

墙上秋色(一)

  最是吸引画家的,是一堵雪白的粉墙,这里听凭画家施展才华,抒写情怀,泼墨挥洒。然而这素净的墙面往往先被爬山虎之类的藤线占领了,她蜿蜒曲折,悠游自在地绘写成绝妙之画图,令画家望之惊喜、慨叹、却步。

  苏州留园有一块巨大的山墙,墙上布满了藤线,年代久远,藤本已粗如臂、腿,层层叠叠,交错穿插,延伸到高远处的藤线则细于柳丝,柔于纤草。粗线细线在墙上相交又相离,缠绵悱恻。早春,遍体吐新芽,万点青、黄布满了棕色的枝藤;深秋,残红错落地点缀上、下、左、右,都似拍节的音符,共奏点、线之曲。

  我画过多幅油彩和墨彩的墙上秋色,当然母体不再只是留园的了。但最感棘手的总是那墙之局限,它的体形反过来约束了藤之伸展,而墙外的天空又或多或少占去了画面的空间,割据了部分藤之领域。我将天空压缩到最小限度,则又不能显示山墙之体态与本质。经过多次较满意的、不满意的、彻底失败的经验,这回用巨幅表现墙上秋色,不再局限于墙之体态身段,拆掉了墙之界限,画幅就是墙,满眼都是墙,藤于是在无形的墙上伸展、奔驰、跌跌撞撞……似乎也失去了指挥,春芽、秋叶纷纷喷发,泼散,是怎样的乐章呢?画名《墙上秋色》,作者写的是人世春秋了。80年代

墙上秋色(二)

  素白的墙,诱惑画家的创作欲望,但却被爬山虎之类的藤线抢先占领了。藤由青春、中年而老年,缓缓延伸其生命之网络,网络中织进了春秋之轨迹。春之新芽,秋之残红,疏疏密密的斑点,轻击着藤线之琴弦,招惹垂柳飘摇,群燕纷飞,都入画图协奏中。

《文心画眼》 吴冠中

吴冠中《文心画眼》文图系列(6)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 

《流逝》 墨彩 1997年作

 

   “流光容易把人抛,红了樱桃,绿了芭蕉”,年光的流逝看不见,摸不着,只留下了枯藤残叶。

  流动的线、断断续续的点、出没无常的形、彩色的跳跃与跌落……当她们相互拥抱在同一空间,映入了同一画面,似纷乱的雪掠过人间春色,予人苍茫、迷惘之感。

  不见明显的具象实物,也可说是抽象的画面,只缘作者彷徨于时空的上、下、左、右,记忆的前前后后,想表现那难于捕获的岁月之流逝。

  1997年

《文心画眼》 吴冠中
 

 

吴冠中《文心画眼》文图系列(6)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 

《老墙》 1981年作

  回家乡,总想找寻古老的遗迹,因老遗迹是自己童年熟悉的,童年以前就存在,是爷爷奶奶们的同代人。我住进宜兴县的招待所,在食堂的背面,发现了这堵老墙,悄悄去画,避免别人疑心画这破墙也许别有用心,惹麻烦,那是1981年,余悸犹存。

  我不止一次画老墙,画过一道道砖缝裂得开开的墙,纵横的线像筋,像根;画过长满青苔的潮湿的墙面;画过像农家孩子长年不洗脸的“肮脏”的墙面。这堵老墙的皮剥蚀了,暴露出一块块的砖,像人暴露了自己的肌肉与筋骨。暴露真实往往扣人心弦,但真实未必就是美。这堵墙是美的,美在其砖的排列,简单的几何排列构成了无限丰富之形式感。泥水匠之用心在于将小块砖构成坚实的大墙面,蒙德里安和克里于此悟出了平面分割之构成法则。我仔细观察墙面,太复杂了,每块砖与砖的衔接各有差异、砖与砖的色相变化无尽、石灰之残迹时厚时薄……我先是着意分析布满斑点的老年人的脸,后来却感到如面对了大海,自己被淹没了,如何再能表现大海呢!用超级现实主义的手法、用现代摄影当可淋漓尽致地再现这赤裸裸的败壁,由观众去歌之哭之!然而我又不愿描摹这赤裸裸,如果能恰如其分表现了内在之结构,则何必连血肉疮伤也托给人看。中国绘画中讲气韵,那韵其实是“虚”,是具遮掩作用的,正如诗不肯露,包涵着“藏”的手法吧,对有心人不必多言。

  新房群中的这一堵老墙,其日子不会太久了,别人也不注意它,视而不见。只在我的画面中它矗立着,傲视新房,因它确乎经历了漫长艰苦岁月的考验,要永存千古!

  1987年

 

吴冠中《文心画眼》文图系列(6)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 

《补网》 墨彩 1988年作

  在浙江石塘渔村的山坡上走,偶回头俯视,见海滨码头上躺卧着偌大的渔网之群,像浅水游龙,像醉了的巨蟒。我立即在速写本上用黑墨水捕捉这强烈的刺激,寥寥数笔,意犹未足。便下坡到渔网跟前,许多人在补这暗绿色的尼龙网,像蚂蚁啃骨头。成堆的、拉长的、卷曲的、扭折的,网之形能伸能缩,可塑性大。那拉开的线、绕来绕去的线,时而游离于母体,时而又依附于母体,有缠绵之情,也仿佛效琴弦之姿势。骄阳下的渔民戴着明亮的草帽,背心多红、黄、绿原色,大堆的渔网丛中镶进了人之彩点,衬着大海,这里组成了丰富而活跃的画面。

  返京后我用彩墨、丙烯等颜料再现这画境,但总是不对劲,真是曾经沧海难为水,追不回那强烈的感受了。于是翻出速写本上记录那最初印象的寥寥数笔墨线,踏破铁鞋无觅处,我所追捕的画境原来早就潜伏于此。不必模拟那尼龙网之质感与色感,墨黑的线之游动才更强劲地表达了“渔网”是龙是蟒之内在活力。人之活力落墨成书法,我从山坡上俯视巨网身段所得的感受其实是一笔画,一笔书,我于是改变了捕“网”的航向,更换了手法,最后作出了这幅补网。那一条堤岸笔直的线,是网之波线的对比,但更是有意为了提示此处是海岸,海里有船,让观众在欣赏“一笔书”时犹见补网之风情。有朋友说这岸与海是多余的,何必画蛇添足!

  80年代

《文心画眼》 吴冠中

 吴冠中《文心画眼》文图系列(6)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《都市之夜》 水墨设色 宣纸 1997年作

   “红灯区,绿灯区,人间甘苦,都市之夜入画图。”这是我对自己80年代所作油画《香港夜景》的画外题词。自50年代别离了巴黎的霓虹灯,30年来没有见过城市的花花世界。80年代突然从北京来到繁华的香港,却首先想到红灯背后的苦难的人群,享乐的人们,人生的纷乱。不同于夜晚的彩色缤纷,白天从高楼上看香港,满眼楼房屋宇,道路奔驰,密密层层的线、面交错,构成直与曲的协奏。我用线勾勒那天旋地转的海市蜃楼,画面已经密不通风了,更加彩点击节,煞是热闹。

  90年代初,香港土地发展公司邀我前去画“吴冠中眼中的香港”专题,画了一个月的素材,返京后用油彩及水墨表现香港的旧貌与新装,及用水墨表现夜香港,却屡屡失败。水墨之优势在于渲染,所谓水墨淋漓。昏昏暗暗的一片水墨夜色中浮现灯光闪烁,总嫌太弱,易落入灯光渔火之冷落旧腔。我作了各种探索,竭力想表现夜都市之亮度。

  中国水墨画虽着重讲究所谓笔墨,但这只属局部表现手法中的变化,大部分作品挂上墙后,因缺乏强力的整体效果,显得极其虚弱,观众享受不到视觉美感。我竭力在构架方面经营,我感到传统水墨特别在构架方面日趋衰颓,弱不禁风。要讲构架,必须重视整体面积的分割,不可浪费画面方寸之地,我不让自己的作品留有多余的或非属结构的空白,尽力追求画幅上墙后的视觉效果。

  以上这些构想和因素无意中都体现在这幅1997年所作的水墨《都市之夜》中。我首先着力于浓墨粗笔的横与直的交错,楼层间参差错落的错觉,似楼非楼都是楼,前楼后楼碰撞不相让,极目层楼,谁主沉浮,顶天立地争春秋。其实画面表现的是楼群之整体而非具体的楼与楼的加法,因而其中并无某一座具体而独立的楼,而且也不是香港,不是东京,不是纽约,不是北京、上海或深圳。大点小点,是窗是户,非窗非户,都属楼形之辅助,线、面之帮腔。那浓重的红、黄、绿色块色点,跳跃着镶嵌在黑、白、灰的层面上,是夜之眼,灯红酒绿的喷发,画面的最强音。

  积累多次表现夜都市的成败,这幅作于78岁的《都市之夜》,可说体现了我对中国画现代化的观念,透露了我所感到的芸芸众生的挣扎之苦乐,时代飞速变化,令人目眩。

  1997年

《文心画眼》 吴冠中
 
 

吴冠中《文心画眼》文图系列(6)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 

《都市之恋》 2002

    现实世界中万象的形与色是一个整体,不可剥离。古代杰出的绘画作品既严谨于形,又力求色之稳妥,四平八稳,面面俱到。近代人生活多样,感情奔放,审美的要求随之大大展拓,于是对形、色、构成、韵律……萝卜白菜,各有偏好。画道万千,如各人心目之异,且情绪又随时起伏。《清明上河图》的图式都市,已成其时代的绝唱,今日新城,五彩缤纷,城之恋多半体现在线之恋及色块之恋中,这幅《都市之恋》拜倒于色块之石榴裙下。2002年

《文心画眼》 吴冠中

 吴冠中《文心画眼》文图系列(6)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《都市之网》之一 2000年

 

吴冠中《文心画眼》文图系列(6)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《都市之网》之二 2000年

 


吴冠中《文心画眼》文图系列(6)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 《都市之网》之三 2000年

舟行太湖,前后左右渔网连绵;远远近近水面上飘着三角形的小小黑旗,像无数失途的乌鸦,非乌鸦也,都是指明水下有网的标志。煞他风景,太湖之行已失美感。水阔不任鱼游,处处触网,鱼虾生存维艰。
    人们先筑巢而居,而今高楼华宅,都市林立。但辉煌的物质条件掩盖不了生活之艰辛,竞争之无情,犹如鱼虾,人们都落入了都市之网,谋生之网。2000年

《文心画眼》吴冠中

吴冠中《文心画眼》文图系列(6)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 

《帆与网》 2000年作

    帆船已不多见,这回坐一次大帆船很难得。近看,帆的结构并不简单,杆线错综,起帆落帆既需人力,更需技术。湖上扬帆,乘风破浪,极目空阔,颇舒畅。但细察左右,却布满了丝丝渔网。水阔任鱼游的时代将消逝,太湖有多大,渔网撒多远,我们原来在鱼们的危运之上行驶。
    2000年

《文心画眼》 吴冠中

 

 吴冠中《文心画眼》文图系列(6)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《帆帆相依》2001年

    帆确乎已少见,但记忆中的帆影却永不消逝,由于我生存于百舸争流的时代,依靠过风帆追逐生活。江河上的风帆被人们视为一帆风顺,更是画家眼中的美景。
 
    起帆落帆,或群帆相聚时,线网交错,尤为壮观,那是画家抒写胸中块垒的极佳借景。思往事,淡淡的愁与喜,经心不经心,用瘦瘦的线勾画出济济帆群。她们何必相挤,或许只是相依相怜而已。
 
   2001年

《文心画眼》 吴冠中 

 

 吴冠中《文心画眼》文图系列(6) - 蚁多米 - 蚁多米版画

《奔流》 墨彩 1987年作

       犹如大多数画家,我到黄果树瀑布便写生。宽大的瀑布垂直奔泻,声势浩荡,很壮观。但进入画面,虽尽量扩大那块白之面积,但仍无声无色,失去了瀑布的魅方。缩小白的面积,求援于两岸风光的衬托呢,风光也不过如此这般而已,我未能于此作出胜于摄影的绘画作品。
   
       我随着瀑布奔流的去向寻觅,一路观察奔流之水的遭遇,磨难、欢腾、舒展……到了一个漫无边际的险滩,滩连着滩,石头与石头碰撞,处处是歧途,水从中穿流,这边厢汩汩滔滔,那边厢暴跳如雷,幽暗处如泣如诉,远处又夹杂着轰轰隆隆的伴奏……放眼看去,是诸葛亮的《八阵图》。场景太复杂了,但又太诱惑了,很美,我下决心细画。坐在路边烈日下画了大半天,先用线勾,再用水彩色染,用黑色改,总不行。流水远近色泽不同,泥石色相变化多端,石上有青苔,土边有杂草,开野花,我都竭力画出来了,却并不美。从拘拘谨谨描画美人到涂改成张飞。傍晚了,我带着邋遢的画面懊恼地离去,而且没有勇气再回去破那“八阵图”。夜梦中又徘徊于八阵图中,水奔流得更欢,似乎在嘲笑我,我很生气,但又总跨不出那奔流着的罗网,这时已完全忘了滩、石、草、野花及其他一切。翌晨,我又奔到了“八阵图”前,好一派奔流气概,只有运动,运动排斥了物质世界,排斥了世界的物质性,奔流之水抽象为运动,为奔流而奔流。我想,这奔流之美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2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